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1280836位访问者

中国8大类型非公医院已呈多形态分化发展

来源:亿欧网  作者: 仲崇海  发布时间:2019-08-19   | |

  中国的非公医院大家更习惯称之为民营医院,由于“民营医院”这个名称带有一定的歧视色彩,在行业内的呼吁下,2017年开始“非公医院”的称谓才逐渐多起来。这些医院最早出现于上个世纪80年代,经过30多年的发展,数量上已经超过2万家,住院量占比也超过了15%。可以说,非公医院的发展在我国卫生事业中已经占据不可忽视的地位。

  2018年沈阳套保事件的央视曝光后,国家在对于医保基金支出的监管越来越严厉的同时,新的政策也不断出台,如鼓励民营医院发展、鼓励医生开诊所、DRGS付费等等。新的政策与形势下,非公医院到底路在何方?

  根据医略营销团队的研究,中国的非公医院主要分为8大类型,分别是莆田系、医生系、转制系、收购系、雄资系、转行系、外资系、公托系,其中从绝对数量上来说,前三个类型的非公医院数量在整个非公医院中占比超过了80%! 根据艾力彼《2018中国非公医院100强》名单,医略团队选择前30强按类型进行数量与占比统计如下:

           从上表可以看出,不同类型的医院由于创建历史、资金实力不同,在全国非公医院前30强中所占比例也不同。医略营销研究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由于股份结构、经营理念、管理团队、人才结构等差异,非公医院已经呈多形态分化发展。

   莆田系:痛骂声中多将纷纷倒闭

  说及中国的非公医疗,首先要提的一定是“莆田系”三个字,因为曾经莆田人所创办医疗机构占据中国非公医疗市场80%以上、并在不断快速壮大发展,所以一段时间内莆田医院几乎成为了非公医院的代名词。目前在医疗行业内,“莆田系”已经不是特指,而是对那些将医疗纯粹商业化、不择手段赚钱的不规范医院的统称(特别声明:本文以下所述莆田系均是泛指不规范医院,并不特指莆田人所办医院!)。也因为不择手段,全国对于莆田系几乎是一片骂声!此骂声不仅让整个非公医疗都受到信誉质疑,甚至一些莆田籍即使是规范经营的医院老板,在对外沟通中都尽量回避自己的籍贯。

  在改革开放早期,由于信息的高度不对称,很多行业只要会忽悠,几乎都可以躺着赚钱!遗憾的是,这个行业居然包含了医疗!由于早期以欺骗为手段“成功”太容易且可以持续很多年,所以莆田系医院的老板们根深蒂固形成了想尽一切办法赚钱的理念,哪怕是2010年前后,如果提医院品牌,在很多莆田系老板看来都是“傻帽”般的笑话!

  任何不符合自然发展规律的现象终将消失,事关基本民生的医疗更当如此!在沈阳医保之前,由于无学科技术为核心的品牌支撑,很多莆田系医院已经步履艰难;医保监管严格之后,不规范经营者更是如遇冰霜,用一个段子来说,就是这些医院“要么已经倒闭,要么在走向倒闭的路上”。而非公医疗前30强无莆田系身影,也验证了其不重视品牌化发展的必然末路。

  医略营销建议:莆田系医院必须擦干眼睛看清当前形势,也就是唯有回归医疗本质才有生存与发展的可能,如果继续沿用坑蒙拐骗的手段,只会加速死亡!

   医生系:坚持本质者看到了春天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很多医生在入学医学院校时,都曾经有过以上宣誓。虽然有些医生后来走上了开创非公医疗之路,但当初的誓言已经烙进心里,所以作为非公医院的另一大数量主体,医生系非公医院可以说是在夹缝中走出了一条阳光大道!

  与其他7个类型的非公医院创始者或管理者相比,医生系非公医院在成立之初,资金与综合实力均处于劣势地位: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但医生系医院早期也有一个竞争优势,那就是老板、管理者、专家融为一体,既节省了成本,也利于高效率落实。

  根据医略团队对行业内相关情况的了解,2018年以来,与莆田系医院纷纷倒闭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医生系非公医院总体呈高速发展状态,以医略营销的多家年收入超过1亿的医生系客户医院为例,2018年同比增长均超过了20%,2019年上半年同比增速依然超过15%!尤其是DRGs收费模式的推行,多家医生系非公医院的创始人在沟通中均表示:对于规范的非公医院来说,DRGs可以消除收费歧视,是利润提升方面的重大利好,很多医生创始人更表示:非公医院的春天来了!

  医略营销建议:医生系非公医院虽然目前总体处于良性发展状态,但由于资金实力的有限性,很多医院在人才梯队建设方面呈不科学的哑铃型结构,如果不尽快解决,必将很快遭遇发展瓶颈。

  转制系:体制烙印太深而步履蹒跚

  转制的非公医院,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摆脱社会化职能的改革产物。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分离办社会职能工作的意见》,分离企业办医院的工作从此开始大规模进行,数年间石油、石化、铁路、煤矿等央企职工医院纷纷转制。2010年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提出的“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可在部分国有企业所办医院先行试点”等精神进一步加快了地方国企职工医院的转制进程。

  企业职工医院,早期由于有着国企的强大甚至不惜代价的资金支持,有很多在改制之前在人才建设、硬件投入方面甚至超过了地方公立医院。但改制之后,由于股东会、董事会形同虚设,以及国企固有理念已经深深烙在改制后医院决策层心中等原因,可以说绝大部分企业改制医院发展滞缓,90年代初的软硬件优势在与地方公立医院、其他非公医院竞争过程却渐处下风。在艾力彼《2018中国非公医院100强》名单中,虽然前30强中又43.3%为转制系医院,但在前10强中,转制医院只有2家,这与其2000年改制前的竞争实力形成了巨大反差!

  当然,也有极少部分特殊的转制医院得到了很不错的发展,例如上述名单中排名第12名的宿迁市人民医院。该县级中心医院在2003年开始专制,金陵药业取得其70%的股权,在金陵药业出于运行考虑的要求下宿迁市政府持有另外30%,双方分别让渡出7%和3%的股份给南京鼓楼医院。在南京鼓楼医院的持续支持下,医院发展不断加速,2019年2月已经成功晋升为三甲。但这样的改制医院并不具有代表性,例如虽然医院有超过1亿元的年结余,作为大股东的金陵药业却出于多方面考虑而没有分红。

  医略营销建议:对于目前依然步履蹒跚的转制系医院,最关键的是管理层思维的“转制”,即只有真正以医院创业者的心态,顺应变化、研究变化、谋求变化,才有可能在多形态的非公医疗中竞争取胜。

  收购系:文化冲突成为收购与发展最大障碍

  由于中国医疗市场增速连续10年以上跑赢GDP增速,以及很多企业医院转制后发展滞缓,所以很多境内外上市公司将业务拓展的目光瞄准了医疗市场,如华润医疗、复兴医药、远东宏信、恒康医疗、通用环球、宜华健康等,在医院收购上往往手笔不菲。根据2018年9月的一份名为《国内上市公司投资(收购)医院案例大全》的网络不完全统计资料,涉及医疗投资的上市公司有51家、涉及被投资医院109家!

  截至2019年4月末,中国境内上市公司共3627家,总市值约60万亿元人民币,如此计算上市公司平均市值高达165亿!可以说,上市公司在非公医院面前绝对是财大气粗,如果能以真金白银为医院软硬件发展进行输血,理应迎来被收购医院上下一片呼声、让医院发展显著加速,但实际情况呢?

  虽然用了多个关键词进行组合搜索,医略营销团队发现公开媒体鲜有非公医院被收购后发展加速的报道,反而是负面信息众多,其中比较知名的是华润医疗,其在收购高州市人民医院、一汽总医院、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湛江市第二中医院等医院的过程中,均发生了职工群体抵制的事件。今年7月,媒体爆出黑龙江建华医院与收购其股份的母公司创新医疗的恩恩怨怨,8月份,又爆出济民制药花2亿收购医院陷官司、海王生物收购被抵触等负面新闻。

  医略营销建议:非公医院在被收购后,创始人须清醒认识到资本逐利的嗜血性是很难改变的,如果要让医院保持健康的长期发展,必须在管理决策上多一些符合医疗行业属性的思考与坚持。

  雄资系:管理理念与架构决定当下与未来

  对于雄资系非公医院,医略营销的界定是:在中国大陆拥有非医疗产业且资金实力雄厚的投资者以其拥有的少部分资产所创始投资的医院,常见的是隐形富豪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由于看好医疗的长久刚性需求而投资。

  虽然雄资系因为有着强大的资金实力,可以在创始阶段在规模上、人才建设上超越医生系,但在2018中国非公医疗前30强中,雄资系的类型数量与医生系却打了个平手。

  根据医略营销对雄资系非公医院的了解,这种类型的医院由于有强大资金支持,所以多能够注重医疗品质,但总体上却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能够遵循医疗行业须长期品牌化发展的理念、管理架构设置得到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而持快速盈利思想或管理架构不当者,往往处于长期亏损状态。

  以管理架构为例,很多雄资系由于投资者对医疗行业过于陌生,眼里看到的往往是三甲公立医院的人满为患,于是不惜重金挖三甲医院在职或退休人才并委以经营与医疗的双重重任、甚至经营发展、医疗业务、学科技术三者兼顾,这种无视体制与资源差别的做法,难免遭遇滑铁卢。

  医略营销建议:发展不佳的雄资系首先要对规划化医院的投资回收期有清醒的认识,所设置回收期应在6年以上,其次要理清总经理与业务院长的管理关系,推行分权而治。

  转行系:行业陌生导致隐患重重

  与雄资系相比最大的差别是:雄资系所投资医院的资金量只占其资产的少部分,而转行系却占了大部分甚至全部,如此类似背水一战的做法,必然影响很多投资人的心态。

  从2018中国非公医院前30强各类型医院数量也可以看出,虽然前30强中也有转行系,但数量却非常有限,远少于转制系、外资系、雄资系、医生系。近几年来,由于经济形势的总体下行,很多行业发展不景气,少部分已经在其他行业获得一些积累的小规模资本方纷纷瞄准了医疗行业。而由于对行业的陌生以及后续资金的艰难,很多转行者原想步入朝阳产业却深陷泥潭!

  通过与多位转行系非公医院投资者的深度沟通,医略营销团队发现,导致其困境的主要有4个方面的原因:1)投资预算严重失误,后续资金链断裂;2)低估了专家人才的聘用难度,患者数量迟迟上不来而经营惨淡;3)以粗犷式管理应对精细化客观需求,管理混乱;4)不善于建设知识分子密集型机构的文化,留不住人才。

  医略营销建议:资本寒冬期,转行投资医疗须三思且量力而行!尤其是在医院规模上,当预算资金超过所拥有资产50%以上时,规模越大则失败概率越高!

  外资系:胜败关键取决于是否服水土

  此处外资系指中外合资、外方独资的医院。这些医院一般是偏高端定位,引进的技术和管理理念也是国际范。外资系为业内广泛知晓的当属和睦家医院,作为大陆第一家外资医院,和睦家以高端定位、高端服务并因某知名明星的分娩入住而一夜响遍全国。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和睦家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青岛、杭州,博鳌等地都设有医院和诊所,以7月底复星医药5.23亿美元出让和睦家42%的股份计算,和睦家当前市值约为87亿人民币。尽管连锁规模与知名度都走在外资系前端,但和睦家的盈利状况却并不乐观。2018年和睦家实现收入人民币20.6亿元,但净利润亏损约1.8亿元!

  与和睦家不断扩张发展相比,更多外资系医院却没能如此幸运!尤其是近些年新开设的一些外资系医院,有的尚在婴儿期却已经陷入管理困局、投资方频换。根据医略营销的研究,水土不服是很多外资系不能如期发展的关键原因,而“不服”主要表现在3个方面:政策环境研究不够而影响效率、社会环境融入不够而缺乏文化、市场环境调查不够而策略失误。

  医略营销建议:市场唯一不变的法则是永远在变!外资系仅引进前沿技术、更人性化服务理念并不意味着能占据市场,尤其在医院内部管理和品牌对外推广方面,如果照搬国外模式注定会失败,只有结合中国特色环境、顺应中国医疗界文化、理清中国患者就医选择要素才有望迎来良性发展。公托系:公益性与营利性也可撞出成功火花

  所谓公托,是指民营资本将医院建设好以后,委托拥有附属医院的医学院校或公立三甲医院进行管理。上海是开展公托模式比较早的城市,2004年7月,由香港九龙集团投资的苏州九龙医院,与彼时的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签订了为期8年的合作协议,商定:在国家法律和政策允许的前提下,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在教学、科研、医疗和管理等方面对九龙医院给予支持,实行统一的规范化建设,将九龙医院纳入非直属附属医院工作范畴。这个合作,也标志着医学院校牵手社会资本的公托模式诞生。

  2005年,香港江源集团与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达成了合作共识,即香港江源集团将投资兴建的汕头潮南民生医院委托后者进行全面的经营管理,按当时的说法,这次合作开创了公立医院托管民营的先河!

  这两个开创先河的非公医院因为公托管理,也得到了良好的发展!在艾力彼2018的非公医院全国综合排名中,苏州九龙医院排名第8,汕头潮南民生医院排名第26。但并不是每一家公托医院都能如此良性发展,例如2011年初,湘雅医院与投资近6亿的泰和医院签订了20年的托管协议,但仅仅3年后,湘雅医院就发出声明“决定自2014年8月31日起全面终止托管,此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不再派遣医务人员到长沙泰和医院工作,长沙泰和医院一切事务均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无关”。

  随着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投资医疗,采用公托模式的非公医院日渐增多,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社会资本在医疗行业资源及行业经验方面是空缺,所以创设之初即与医学院校或公立医院建立合作,另一方面,由于医疗行业的知识密集型、公立事业型与私立盈利性共存等特点,很多资本在走了一段弯路后,回过头来觉得还是委托公立托管踏实。再者,考虑到少部分非公医院对医患关系的不利影响,政府也鼓励公立医院介入非公医疗的管理,如福建、广东多地在近些年都出台了公立医院托管非公医院的鼓励政策。

  医略营销建议:医疗的管理复杂程度、行业特殊性、人才高度依赖等特点,导致非医疗行业资深者才创办民营医院后容易一头雾水甚至误入歧途,如果能让公立三甲医院在人才、技术、管理等多方面深度介入,并明确好权责利,则公托对挣扎中的民营医院也许是一种好的选择。

  以上8大类型涵盖了中国非公医院的绝大部分,当然不排除少部分新类型非公医院的出现,例如医生集团在资本支持下的新建医院、互联网医院等。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类型,上述各种发展形态都有着其值得研究借鉴的内外原因,尤其是当前很多业内外人士都提出“非公医院路在何方”的疑问时,各非公医院高管更应该清醒看到未来的发展机遇与挑战,而路能走多远、能都多宽,更多取决于医院运营的价值体系与软硬件的建设体系。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