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1285690位访问者

上半年25名三甲医院院长落马

来源:法治周末报  作者:孟伟  发布时间:2019-09-17   | |

  

上半年25名三甲医院院长落马,有人采购药品、招投标出问题

在医疗卫生领域,塌方式腐败并不鲜见,造成这些院长腐败的原因还是由于他们能够分管医药、耗材的采购,甚至还包括手术回扣,权力巨大带来的巨大利益会让他们动摇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7月11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刘宏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就在前不久,因被学生举报收取医疗器材回扣遭调查的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杨向军已被开除党籍。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近日,医疗系统的接连“地震”似与2019年第一轮巡视工作有关。

  

5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巡视工作会议暨委党组2019年第一轮巡视动员部署会,会议宣布了巡视组成员名单、被巡视党组织名单及巡视任务安排。

  

新年第一轮巡视,剑指医疗卫生体系内的廉政建设、反腐工作进行,涵盖药品招标、目录调整等重点领域都在监督范围内,违规违纪问题将受到严肃查处。

  

如此高压态势下,医疗卫生体系内的反腐工作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各地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通报后发现,2019年以来,仅三甲医院的落马院长(含副院长)至少有25人(12人在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期间),其中不乏众誉加身的医学专家。

  

上半年25名三甲医院院长落马,有人采购药品、招投标出问题

金字塔尖上的陨落

  

已经57岁的刘宏宇,先后在哈医大四院、哈医大一院担任副院长职位,前后任职时间长达15年。作为完成黑龙江省首例器官捐献心脏移植手术的医生,在落马前刘宏宇一直被外界称为“坚守医者灵魂的高度”,头顶无数荣誉和光环。

  

在2016年获得黑龙江省首届最美医生时,刘宏宇曾称:“我喜欢人们称我为医者,看似平淡的两个字,却需要我用毕生的精力和真诚去诠释。”但现在的刘宏宇似乎背离了自己作为医者的初心。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上半年,还有多位荣誉加身的三甲医院院长落马。

  

5月25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长连庆泉被查。据悉,连庆泉是国内麻醉学专家,小儿麻醉领域学科带头人,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和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常务委员。还曾获评浙江省优秀院长、十大领导力院管专家等称号。

  

5月24日,海南省人民医院原院长李灼日被控受贿573万出庭受审。公开资料显示,李灼日是一位医学博士,曾因操刀海南首例连体婴分离手术而名噪一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3月1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原院长张法灿受贿一案在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据媒体报道,当时已经身为院长的张法灿还依旧坚持在一线出门诊、下病房做科研,出色的工作业绩让他获得了许多荣誉,他先后被评为“全国优秀院长”“全国省级医院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将”“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广西五一劳动奖章”等十多项荣誉称号。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对多位知名专家院长的落马感到唏嘘。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医疗卫生系统专家的落马情况比较特殊,作为医学专家被吊销资格会给社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在去年巡视调查的时候取消了一些著名医学专家的资格后,很多医院、患者都来求情,希望他们能够先把患者的手术做完”。

  

所以任建明认为,由于医疗卫生系统具有它的特殊性,应当为其特别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和保障体系。

  

上半年25名三甲医院院长落马,有人采购药品、招投标出问题

塌方式腐败在医疗系统中并不少见

  

今年可以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人民医院最艰难的一年,原院长、原副院长、院长先后被查处。

  

在5月20日,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被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前,2月,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杨文彬、原副院长谢于良,均因涉嫌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他人礼品礼金;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杨文彬、谢于良的被查是否与周方有直接关系还未可知,但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从周方和杨文彬被指控的犯罪时间线和原因上来看是有重合的。

  

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周方的违规违法行为发生在2004年至2017年,在其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招投标、医药耗材及医疗器械采购过程中,为欧阳某某、伍某、洪某等18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18人送予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810.6万元。

  

7月18日,杨文彬涉嫌受贿罪一案,在来宾市武宣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至2019年间,杨文彬先后利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在医疗设备、耗材采购及款项拨付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项目负责人杨某某、王某某、白某某等19人送给的好处费,其中最少为2万元,最高为200万元,共计502.3万元。

  

今年53岁的杨文彬在落马前,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仅3年的时间,从受贿时间线上来看,杨文彬的受贿行为正是在与周方共事期间开始的。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治周末采访时提出,一家医院接连被曝出腐败问题可能是“上行下效”的后果,如果要避免这种塌方式腐败的出现,应该强化医疗卫生系统的监管,除了政府方面的监管外,还要重视群众举报的声音,做到及时发现及时处理,让腐败现象不再蔓延。

  

任建明则强调,在医疗卫生领域,塌方式腐败并不鲜见,造成这些院长腐败的原因还是由于他们能够分管医药、耗材的采购,甚至还包括手术回扣,权力巨大带来的巨大利益会让他们动摇。

  

因此他认为,要改善采购制度的漏洞还需要出台政策措施进行治理,比如,北京最近出台的“医用耗材0加成”的政策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退休追责力度不减

  

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书记金玉莲的落马就是个“权力过于集中”的典型例子。

  

4月10日,安徽省淮北市中级法院一审审理了金玉莲受贿一案,当庭以受贿罪判处金玉莲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据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称,2007年至2018年,金玉莲担任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名“安徽省立儿童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在承建工程项目、采购医疗设备、销售药品、支付货款、结算工程款、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送的人民币1161.1万元(含23.8万元购物卡)、欧元4000元。

  

据了解,金玉莲执掌省儿童医院期间,同时兼任该院医疗设备、卫生材料招标采购领导小组组长,药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医学装备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无论是工程项目建设,还是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只要她打了招呼、有倾向性的表态,投标者差不多都能如愿中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权威”,让金玉莲有了巨大的犯罪空间。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金玉莲于2018年4月退休,仅仅半年后的9月6日,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后发现,此次落马的25名院长中,金玉莲并不是唯一一个退休后被追责的院长。

  

7月12日,据重庆市纪委监委通报,对黔江区政协原副主席、黔江中心医院原院长张翼林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决定按规定取消张翼林退休待遇;收缴其职务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此时距离张翼林退休已经过去了4年;

  

3月1日,山东省淄博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段明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淄博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在2017年11月已经退休。

  

“是谁的责任谁就要承担,不管过了几个月、几年、是否退休了都要承担。追责不仅体现在医疗卫生系统,在行政系统中也采取对干部终生追责的措施。”竹立家认为除了追责外,想要改善医疗卫生体系的环境,应当继续加快医疗体系的改革,尝试更合理化、网格化、规范化的强化对医疗的监管,真真切切地提高老百姓的幸福度。

  

任建明也支持国家对贪腐干部零容忍,但他认为对于历史问题应该具体分析,“对于已经退休的干部,最好以收缴非法所得、赔偿损失的形式进行处罚。退休人员已经没有了实职,建议对他们的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从宽处理。”他强调,监管重点应该是还在权力岗位上的在职人员。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