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1200207位访问者

诺华陷行贿丑闻!涉嫌收买数千名医生、官员违规推广

来源:健识局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6  浏览: | |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希腊司法部长斯塔夫罗斯•孔托尼斯(Stavros Kontonis)与希腊总理就世界55国提高药价举行磋商会之后向记者表示,希腊总理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下令向议会提交一份关于瑞士制药商诺华公司希腊分公司贿赂丑闻涉及高官的文件。

  

据悉,该案牵涉到2名前总理和8名前部长。

  

据雅典马其顿新闻社(AMNA)报道,希腊司法部长未说出涉案高官名字,但他指出,诺华案是现代希腊建国以来的最大丑闻,比西门子贿赂案更严重。孔托尼斯称,周二上午此案将交给议会主席团,各党派将基于相关材料表达各自立场。

  

希腊最高法院检察长将这起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上交司法部,对他们的刑事诉讼是经议会批准特别提出的。瑞士诺华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商之一,涉嫌为推广药品向数千名医生和公务员施授贿赂。

  

调查认为,希腊药价上涨在世界医药市场起了催化作用。数千名官员及医生被收买做出有利于该公司的决定或指定该公司药品。‍

  

齐普拉斯曾表示,诺华丑闻案关系到药物按照具体法规不透明定价。关键在于希腊成为其他55国药品定价的风向标,结果导致希腊的高价带动了其他市场广大的55国相关企业获得高于正常的盈利。

  

事实上,这已不是诺华第一次陷入行贿丑闻。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2016年8月,诺华(韩国)6名前任和现任高管已被韩国检察机关正式起诉,被指控向医生行贿超过200万美元以刺激医生处方。

  

与此同时,有6名医学期刊出版商和15名综合医院的医生也遭到指控。诺华(韩国)为这6家出版机构组织的学术活动提供了赞助,并以专家出席费的形式向在这6本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医生支付费用。

  

为此,诺华(韩国)首任CEO Moon Hak-sun也自2016年4月起停职。诺华公司发言人向《韩国先驱报》表示:“我们承认通过行业期刊举办的小型医学会议和其他科学活动向医生支付了费用,并为此道歉。我们也承认赞助一些执业医师参加国外学术大会的做法并不完全合规。诺华不会无视上述不端行为,并基于内部调查的结果采取了补救措施”。

  

另据路透社报道,2016年3月,诺华刚同意就对中国医疗专家行贿向美国政府支付超过2500万美元的罚金。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诺华的中国分公司企图在帐册中以旅游与娱乐、会议、演讲费用、行销活动、教育研讨会及医疗研究等合法开销名目,掩饰行贿行为。

  

当时,诺华发言人Eric Althoff在邮件声明中表示,我们认为这些不断在检讨与更新的举措,已合乎SEC提出的相关规定,反映出诺华在各方面的主动性,密切配合与加强遵守全球的标准。

  

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一直是这个行业的顽疾,各国政府都在打击,但在利润和业绩压力驱动下,给医生“销售提成”的营销模式始终挥之不去。

  

事实上,跨国药企在华涉及商业贿赂的案件也屡见不鲜

  

2014年9月,中国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时任中国区CEO马克锐等人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当日宣判。葛兰素史克被判罚金人民币3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开出最大罚单,马克锐等被告被判有期徒刑二到四年。

  

2012年8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司法部联合指控辉瑞,为获取商业合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行贿当地医生,涉嫌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辉瑞提出以6000万美元的罚款来平息这一丑闻,同意向SEC共支付4500多万美元罚款,以及向美国司法部支付1500万美元罚款,以了结相关指控。

  

2012年12月,SEC指控礼来通过其子公司向外国政府官员行贿,以获得俄罗斯、巴西、中国和波兰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礼来同意支付的2940万美元,包括1395万美元的非法获利返还,674万美元的判决前利息,以及870万美元的罚款。礼来中国的回应是:礼来没有承认或否认这些指控,相信这项民事和解是对公司利益最为有利的解决办法。

  

2016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诺华中国部门在2009年到2013年期间,通过交通、娱乐、会议、讲课、推广活动、教育研讨会及医学研修等多种费用名目来进行行贿。诺华表示就此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同意向政府支付2500万美元(约合1.6亿元人民币)。

  

2015年10月,SEC指控百时美施贵宝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向国有医院的医疗保健工作者行贿,并从对这些医院的处方药销售中获得超过1100万美元的利润,从而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而百时美施贵宝也同意支付超过1400万美元,以和解有关其涉嫌在华行贿的指控。

 

不可否认的是,商业行贿已成医药行业的潜规则,但为何药企行贿缘何屡禁不止?健识君查阅涉事公司当年的财报发现,2014年,葛兰素史克收入是230亿英镑,辉瑞的营收为496.05亿美元,礼来制药的总营收为196.16亿美元,诺华净销售额为579.96亿美元。

  

由此可见,上千万、上亿的罚款对公司而言,还不足以“伤其筋骨”,而公司本着尽快解决问题、防止事件进一步发展的思路,采取第一时间接受罚款,表达自我整改的态度似乎成为了一种“明智的选择”。

  

巨额的罚款看起来貌似很多,但跨国公司早已赚的盆满钵满,其心知肚明巨额罚单是早晚的事,所以当面对严查严打之时,处之泰然自然也就那么顺理成章了,毕竟,罚单总比“禁令”要好得多。

 

 

 

编辑:Shirley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